植物灯市场拐点已到

只卖灯,貌似卖不动了。从2018年开春到现在,很多植物灯厂商有了这种感觉。2019年年末开始的疫情到如今,海外市场出不去,进不来,严重危及企业生存。但是展望未来,所有从业者都对这个市场的未来充满期许。

植物灯这块市场有多大?没有准确数字,但所有人都可以肯定的是,这块市场在飞速增长。尽管市场在增长,但奇怪的是,一方面大量传统照明灯具厂商杀入这个领域,攻城略地;一方面最早一批做植物灯的厂商,其业绩却迅速下滑。

市场拐点来地如此之快,快得让人措手不及。这个拐点就是智能化。通俗一点地说,客户需要整套的智能系统,植物灯厂商没有。也就是,当前供需双方的主要矛盾,是客户日益增长的智能化需求和植物灯厂商相对落后的技术之间的矛盾。

最早没有植物灯时,农业自动化控制只需要解决“温、水、肥”。有了植物灯后,大家新鲜了几年,最早进入这块市场的植物灯厂商们赚了不少钱,但人们逐渐发现,随着植物灯的大面积应用,“温、水、肥”变成了“温、光、水、气、肥”。继续深入研究,我们又发现,植物不同的生长阶段,对温、光、水、气、肥的要求不一样。单纯地去控制定时开关全光谱的植物灯已经满足不了专业种植的需要。

温、光、水、气、肥,植物生长缺一不可,单纯只做灯,只从灯上找原因,是走进了死胡同。植物灯厂商往往会假设植物工厂或大棚中的环境已经实现了自动化智能可控,环境已经设定好,自己只需要配灯即可,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正是由于新增了植物补光灯,原来的环境要重新设定,何况原来的环境本身只停留在原始手动阶段,或者干脆就等植物灯厂商顺路来解决呢。

温光水气肥五大要素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波及其他要素的供应商。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南方夏季高温,客户的温度湿度没有控制好,温度三十多摄氏度,湿度超过80%,植株徒长,倒伏蔫坏,这时客户说你的植物灯有问题。你说你的灯没有问题,那么谁主张谁举证,客户那里没有温湿度的历史数据,你到哪里申冤诉苦去?还有甚者,客户自己施肥过量,植株烧死,他也能怪到植物灯厂商那里。其实只要出问题,农场主会怀疑所有生产资料的供应商,只是因为传统种植时的”水、肥“比较易懂,所以怪只能怪到”高科技“的植物补光灯上。

深圳某植物灯厂商,卖了一批植物灯给集装箱种植的客户,光谱分析报告齐全,过了大半年,客户说灯没有效果,过去一看,密闭的集装箱,灯正常,植株歪歪扭扭赢弱不堪,百思不得其解。行内人笑了:植物灯用来干啥?促进植物的光合作用。什么是光合作用?植物利用光能,把二氧化碳和水合成有机物,同时释放氧气的过程。在一个密闭的环境中,二氧化碳含量不够,只补光,会有效果么!?

这类被冤枉的事情几乎每个植物灯厂商都遇到过,头疼无比。于是乎很多厂商灯没有造出几个,却先逼自己成了农业专家。成了农业专家后,问题还没有解决,土地集约化和日益高昂的用工成本使得农场主希望通过自动化、智能化的技术降低成本、提高产出率,谁家的植物灯能自带智能控制系统且能管理整个农场,就用谁的灯!

一声惊雷,惊醒万千照明厂商。客户不懂灯,但却知道智能化可以降成本、提效率,问你有没有,没有的话就不买你的灯,就这么简单。植物灯你能做,别人也能做,谁有附加值,谁的功能强大,客户就买谁的灯。

市场到了当下的阶段:竞争的差异化已经从灯本身延展到了智能化系统整体集成,只拼价格已经没有意义——你价格低,别人也低,最后就算白送,也没有人要你的灯——因为不是智能化的,不能集成到现有自动化体系中。老款功能手机,白给也没人要,因为现在都用智能手机,纯烧汽油的车销量比不过混合动力的,道理如此浅显,趋势就在这里摆着,不可逆转。

传统种植领域引入植物灯,这种新设施引发了对自动化、智能化的新需求。为了不被冤枉,为了提升附加值增加竞争力,植物灯厂商本身需要自带全套物联网智能化系统。有了智能化控制系统,温度、湿度、光照度、酸碱度、电导率等等指标有记录,有预警,能控制,出了问题能追溯,有了疑问可以拿历史记录请教专家,远程诊断,比口说无凭强太多了。

早年间,灌溉自动化设施引领了一波自动化浪潮,但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远未达到智能物联的程度。现在的设施农业领域,植物补光灯是投资最大的一类电气设施,以此为契机,引入整套农业物联网,对农业领域可谓功德无量,善莫大焉。

实际上,物联网上游原始设备制造商(ODM)们,早就将业物联网的整体价格拉到了白菜价,软件、APP可免费贴牌使用,可以在手机微信、网页、工控屏、大屏幕上展示、控制,自带多国语言,一键切换,温、光、水、气、肥的传感器和控制器一应俱全,多方联动,可内网控制,也能远程控制,节点之间有线和无线自由选择。具体到植物灯控制方面,定时开关、定时调光、连续调光、感光调光、生长周期自动变换光谱、集群分组控制、灯车自动升降功能完备,恒流恒压外接控制器、嵌入式控制器、智能电源多方案供选择,超长无线控制距离达到2.5公里半径,远超Wi-FI、蓝牙、ZigBee、红外等落伍的无线控制方式。

在集成商、生产商、实施商环节,将ODM厂商的价格乘以十几倍,就是对终端的价格,这些丰厚的利润,往往会被植物灯厂商忽视,固步自封,只做灯。其实思路有问题,企业的目标是利润,而不是只做单一产品。

几乎所有手里有点余粮的植物灯厂商,都想自己做一套自己的物联网控制系统,但是所有做过的厂商在折腾两三年后都放弃了,因为从无到有做一套物联网控制系统,除了几千万资金投入外,最少要三年以上的时间,且成功几率和中彩票一样不可预期。与其放弃市场,不如先ODM(非OEM)一套,再慢慢仿造。

植物灯市场拐点已经到来,闭门造车,故步自封等于自绝生路,合纵连横方能征战天下成就大业。机会就在眼前,能否把握,只在一念之间。

宿迁、沭阳花卉造假,何以屡禁不止?

据《新京报》2021年3月26日文章,《精准打击网购花木骗局》,“在著名的“花木之乡”江苏沐阳,遍布着3万多家网店,但是火热的网购苗木生意表象之下,却是假货泛滥”,以“以假乱真”,除了“万能充”海棠骗术,他们可以将普通橘子当沃柑、丑橘苗卖,把老葡萄根刨出来当任何种类的葡萄苗卖;将野蔷薇当作百香果、月季卖;他们还可以“自创品种”,“蓝色妖姬”玫瑰都是老套路了,商家们还整出了“驱蚊花”、“花生树”、“西瓜树”等新奇玩意来收“智商税”。

全文见: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97480240609521314

《揭开“宿迁神苗”的面纱,花木电商售假为何屡禁不止》,全文:https://new.qq.com/omn/20210419/20210419A0F9TH00.html

花卉苗木网商市场,苦宿迁苗久矣!七、八年前,在宿迁、沭阳等地,花卉苗木造假已成公开秘密。建议买家发货前,先问“哪里发货”,如果是宿迁、沭阳,马上避之,如果是江苏,很可能是卖家打马虎眼,实际上还是宿迁、沭阳发货。珍惜生命,远离……

苗木造假,何以屡禁不止?利益驱动,加上管控不利。主体思想教主说过,“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得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这就是资本逐利性”。